财新传媒
2014年04月23日 08:11

许纪霖:我是无法归类的蝙蝠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之后,中国思想界发生了严重的分化与对立,在许多场合,不少知识分子都会被问:你属于哪一派?自由派、新左派,还是新儒家?或者启蒙派,还是保守派?我记得,王元化先生生前一再拒绝别人给他的各种标签,他多次以蝙蝠自比,蝙蝠是哺乳性的鸟类,它到哺乳动物那里开会,说你是鸟类,被赶了出来。它又到鸟类那里去开会,同样被驱逐,两边都不认。但蝙蝠就是蝙蝠,是具有多种属性的它自己。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3日 09:37

许纪霖:知识分子何以自处

采访者:萧三匝

在许纪霖看来,“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最大的问题是自以为是,缺乏感恩、谦卑、反思精神,非常善于权变,充满了机会主义心态,虽然“立功、立言”尚可,但留给这个时代的道德遗产太少了。“今天的问题在于知识分子不能脱俗。”
论文网 http://www.xzbu.com/6/view-3......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9日 11:28

许纪霖:和解需改变革命心态

思想报道腾讯文化2014-03-19

【编者按】 “今天中国社会不时出现各种形式的暴力,有公权力的暴力,民众的暴力以及读书人语言的暴力。‘暴力中国’如何和解?”3月16日下午,著名学者许纪霖(著 有《中国,何以文明》)做客腾讯思享会,就“和解如何可能?”主题表达个人观点。许纪霖认为:真相的解释、正义的落实很有可能产生一场更残酷的复仇,这需 要改变“革命心态”,需要各方放下身段达成和解的共识。以下为发......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2日 21:16

在小时代,理想主义如何可能?

许纪霖:在小时代,理想主义如何可能?

新民说文化沙龙·致青春  读书嘉宾:许纪霖


  主办:华东师范大学·知识分子与思想史研究中心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凤凰网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有梦想相伴,这才是好的人生和有期待的人生。那么,青春和梦有关系吗?今天大家都在谈“中国梦”,这个梦的真正意义是说,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梦想,而且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问题在于什么是我们的青春梦想?有了梦想,它有可能实现吗?


......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6日 13:45

许纪霖访谈录:现代政治是你活我也活

许纪霖、周志兴:现代政治是你活我也活

共识网: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09日 14:14

今天我们如何爱国

许纪霖:今天我们如何爱国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3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0月01日 | 评论(0)

特约作者 | 戴志勇

国家是什么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08日 11:51

顾城:在诗意与残忍之间

顾城:在诗意与残忍之间

许纪霖

一九九三年中国诗坛的最大事件莫过于顾城之死。每一个朦胧诗的爱好者都感到分外的震惊,谁也难以将一个写下了大量优美诗篇的童话诗人与一个残忍地用利斧劈死爱妻的杀人犯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不幸就是如此,令人们困惑不已。

在众多的评论中间,我注意到评论者们的尴尬,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所面对的只是顾城的某一个侧面,或者将诗人之死诗意般地美化,小心翼翼地对他的罪恶表示惋惜;或者义愤填膺地要“除他‘诗’与‘人’之名”,对舆论诗化顾城之死看作是社会良知的堕落。然而,这一事件的意义也许不在于褒贬顾城本身。盖棺论定,关于诗人......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6日 09:42

现代人:永无希望的救赎–《大神布朗》观后

现代人:永无希望的救赎

许纪霖

在美国戏剧之父尤金·奥尼尔逝世60周年之际,上海现代人剧社复排了他的名剧《大神布朗》(The Great God Brown)。1988年,胡伟民导演的该戏在上海滩公演,曾经风靡一时,25年之后,虽然没有当年的轰动,然而,世纪经典的魅力依然吸引了上海的话剧爱好者,这是一场对观众的知识、智慧与自我理解深度的考验,具有无限的解读可能性。

《大神布朗》最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人物的面具。奥尼尔的名言:“为人在世,总得戴个面具”被反复引用,成为理解该剧的钥匙所在。奥尼尔在《关于面具的备忘录》中如此写道:“一个人的外部生活在别人的面具的缠绕下孤寂......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2日 18:06

回眸中国思想史研究的重要传统

王汎森 叶文心 Timothy Cheek 许纪霖:

回眸中国思想史研究的重要传统

编者按:在由华东师范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修班上,王汎森(台湾“中研院”院士、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叶文心(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历史系教授)、TimothyCheek(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和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等学者就中国思想史研究的重要传统展开对话。本刊摘选部分对话内容,以飨读者。

许纪霖:今天我们几位来自美国、加拿大、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思想史研究同行坐在一起,对话的主题是回顾中国思想史研究的几个重要......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9日 10:53

另一半中国梦

另一半中国梦        

&......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1日 09:43

宪政这只笼子首先是关老虎,其次也要关猴子

宪政这只笼子首先是关老虎,其次也要关猴子:在天则所20年庆典上的发言

天则所聘我做天则所研究员十年,我什么贡献都没有,所以这次庆典我就特别昨天从上海赶到北京,表示祝贺。我很同意王焱的看法,学在民间,现在官府、学府做的研究不论学术,还是对策,很多都是生意,学问成为了一门生意,对策也堕落为商业交易。倒是民间有一批不计功利,有家国天下关怀的人士真正在做研究,天则所是一个典范,20年不倒这也是个奇迹。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1日 10:17

读书人的面子

  二十世纪的历史有几个至今无法解开之谜,其中一个是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在195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究竟是被迫的,还是自觉的?如果二者兼而有之,那么,在什么层面上是不自愿的,在什么意义上又有自觉的成分? 这些年,关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研究出版了若干,最新的著作,便是陈徒手的《故国人民有所思》。作者之前有过一本脍炙人口的《人有病,天知否》,如今这本新著,延续其一贯的风格,书名首先就起得好,从毛泽东诗词中觅来的妙句。
  一个政权的合法性,从其与读书人的关系便可窥见全豹。建国之后,让毛泽东最头痛的,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几百万知识分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毛泽东习惯将知识分子比......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8日 10:00

中国如何以文明大国出现于世界?

21世纪世界历史的最重要事件,可能是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大国的重新崛起,从而改变世界历史本身。最近,国内学界热议姚中秋教授提出的“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这是一个好命题。问题在于,当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时刻呼之欲出的时候,中国自身准备好了吗?中国将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于世界?是西方文明的追随者、挑战者,抑或发展者?再进一步追问:那又是谁之世界历史,何种中国时刻呢?

在所谓的中国时刻降临之际,与其盲目地乐观欢呼,不如冷静地在世界大势之中重新思考中国的位置,找到她的未来轨迹。

一,世界格局中的三个重心

今日的世界,是一个民族......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2日 22:38

坚守底线:知识分子的伦理责任

坚守底线:知识分子的伦理责任
 
2013年4月20日在广州公众论坛的演讲

刊载于《南方都市报》2013年5月12日   

 许纪霖
 

                                   莫言式的生存智慧
   
    前不久,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瑞典文学院唯一懂得中文的马悦然先生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为什么马先生要我向......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6日 11:01

欢迎参加当代中国的消费文化与消费政治(1949-1976)工作坊

当代中国的消费文化与消费政治(1949-1976)工作坊日程
2013年3月28日

主办:华东师范大学ECNU-UB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
合办: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
地点:(闵行校区)人文学院5303学术报告厅

【学术报告与讨论1】9:00-10:30
主持: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
报告:
周武(上海社科院历史所):革命文化的兴起与都市文化的衍变——以上海为中心
Karl Gerth(牛津大中国研究中心):社会主义下的中国与消费主义的妥协:跨国影响和国内形势下的社会主义广告
评论:金光耀(复旦大学历史系)

【茶歇】10:30-10:45

【学术报告与讨论2】10:45-12......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5日 22:22

推荐一篇博士论文后记

博士论文后记   肖清和  

一、小传

早就想好,要在论文后记时好好写上一笔,以资纪念。可是,真的要写后记时,却提笔忘言,竟不知从哪里开始。

在我上学的22年(1987-2009)中,充满了坎坷与风雨。7岁时,母亲想让我上一年级,因为交不起钱,只好先上幼儿园,荒废了宝贵的一年时间。12岁 时,家里勉强让我上到五年级。差一点因为交不起考试费用,而失去参加小升初考试。班主任老师来我家做工作,可是,实在没钱。结果,班主任代我交了钱。我考 了全乡第二名。然而,这个成绩丝毫没有给我带来喜悦。相反,却是无尽的痛苦。因为我不知道我家从哪里弄到学费。邻居家的孩子都没有考上,相反却因为有钱......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6日 09:19

第二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讨班招生启事

现代中国的再阐释
第二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讨班招生启事

主办
华东师范大学(ECNU)-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
时间
2013年6月20日-25日
地点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

华东师范大学在2008年曾经成功举办第一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讨班,当年参加研讨班的不少青年教师和博士生,如今已经成为活跃在海内外学术界和 思想界的优秀学者。在跨入2013年之际,华东师范大学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携手合作,决定于今年的6月20-25日在上海举行第二届中国思想史高 级研讨班。
  本次高级研讨班的主题为:现代中国的再阐释。旨在从思想史的角度,深入......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4日 20:20

从左右对抗回到圆桌对话

许纪霖

2012年,可能是21世纪中国的重要转折点。随着王立军、薄熙来事件浮出水面,既有的利益格局平衡被打破,原本沉寂良......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1日 15:52

一首打油诗引发的道歉奇案

作者:许纪霖 

关于莫言的种种争论,本来已经平息,然而马悦然教授日前在新浪博客上发表《马悦然: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9c4c6e0101ggyf.html#comment1)随即被新浪博客推荐到首页要目,引起网友关注。为何远在千里的马老先生迫我向莫言公开道歉? 为的是莫言2011年11月8日在腾讯微博上发表的一首打油诗:

唱红打黑声势隆,

......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8日 20:45

“中国时刻”背后的黑格尔式命题

许纪霖

曾有人说整个近代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都受到黑格尔哲学的影响,这话是不错的。我们的历史观和哲学思维相当程度上都受到了黑格尔的影响。甚至到了毛泽 东时代,黑格尔作为马克思主义重要的思想来源,也占有一席之地。但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出现了对黑格尔的反思。如上海的王元化先生,他早年非常迷恋黑格尔, 对黑格尔的小逻辑、《精神现象学》有非常细致的精读,但上世纪80年代以后他开始反思。在我成长的80年代,似乎黑格尔从一开始就带有某种负面的东西。严 格说来我没有好好读过黑格尔,虽然对其基本的思想有所了解。

我后来在和王元化先生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他虽然晚年一 直在反思黑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