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许纪霖 > 文章归档 > 2013年二月
2013年02月28日 20:45

“中国时刻”背后的黑格尔式命题

许纪霖

曾有人说整个近代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都受到黑格尔哲学的影响,这话是不错的。我们的历史观和哲学思维相当程度上都受到了黑格尔的影响。甚至到了毛泽 东时代,黑格尔作为马克思主义重要的思想来源,也占有一席之地。但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出现了对黑格尔的反思。如上海的王元化先生,他早年非常迷恋黑格尔, 对黑格尔的小逻辑、《精神现象学》有非常细致的精读,但上世纪80年代以后他开始反思。在我成长的80年代,似乎黑格尔从一开始就带有某种负面的东西。严 格说来我没有好好读过黑格尔,虽然对其基本的思想有所了解。

我后来在和王元化先生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他虽然晚年一 直在反思黑格......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1日 22:17

公共知识分子如何可能

许纪霖

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是近一、二十年国际知识界讨论得很热的一个话题,但在中国知识界,似乎还是近几年出现的新主题。为什么会有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一般认为,雅各比(Russell Jacoby)在1987年出版的《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最早提出了公共知识分子的问题。在他看来,以前的知识分子通常具有公共性,他们是为有教养的读者写作的。然而,在美国,20世纪20年代出身的一代,却成为了最后的公共知识分子。大学普及的时代来临之后,公共知识分子被科学专家、大学教授所替代,后者仅仅为专业读者写作,随着公共知识分子的消亡,公共文化和公共生活因此也衰落了。[1]这意味着,知识分子......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0日 22:16

自由主义的处境与未来

江宜桦 

近年来与思想界的朋友聊天时,经常听到自由主义如何凋敝不振、如何销声匿迹的说法。感觉上许多被视为自由派的知识分子,都担忧自由主义逐渐丧失引领风潮的能量;而许多非自由派的知识分子,则对自由主义的边缘化额手称庆。终究自由主义为何会陷入此一困境?它能否在反思之后重新出发?这是本文试图探索的两个问题。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7日 20:47

公共舆论的历史、现实与反思


许纪霖、唐小兵、王晓渔、宋宏、裴自余


舆论与话语霸权的争夺战

唐小兵(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讲师):《现代中国的公共舆论:以《大公报》......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1日 12:26

史学研究不过是“瞎子摸象”

美国的汉学研究,一直在国际汉学界执掌牛耳,不仅汉学家人数众多,而且每年多有力作问世。我国出版界,自1980年代打开国门之后,亦有译介。然而,这类海外精品的翻译,多以专著为主,比如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事实上,国外学者做研究,有时候论文比著作更精华、更重要,更有突破力度。相对而言,美国汉学界论文性的研究成果,出版界的译介就要单薄得多,我作为在大学一线教学的中国研究者,常常有遗珠之感。

好在这一多年的遗憾,为热心的华东师大校友、在美国任教的姚平教授所弥补了。上海古籍出版社最近出版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