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2月21日 22:17

公共知识分子如何可能

许纪霖

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是近一、二十年国际知识界讨论得很热的一个话题,但在中国知识界,似乎还是近几年出现的新主题。为什么会有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一般认为,雅各比(Russell Jacoby)在1987年出版的《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最早提出了公共知识分子的问题。在他看来,以前的知识分子通常具有公共性,他们是为有教养的读者写作的。然而,在美国,20世纪20年代出身的一代,却成为了最后的公共知识分子。大学普及的时代来临之后,公共知识分子被科学专家、大学教授所替代,后者仅仅为专业读者写作,随着公共知识分子的消亡,公共文化和公共生活因此也衰落了。[1]这意味着,知识分子......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0日 22:16

自由主义的处境与未来

江宜桦 

近年来与思想界的朋友聊天时,经常听到自由主义如何凋敝不振、如何销声匿迹的说法。感觉上许多被视为自由派的知识分子,都担忧自由主义逐渐丧失引领风潮的能量;而许多非自由派的知识分子,则对自由主义的边缘化额手称庆。终究自由主义为何会陷入此一困境?它能否在反思之后重新出发?这是本文试图探索的两个问题。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7日 20:47

公共舆论的历史、现实与反思


许纪霖、唐小兵、王晓渔、宋宏、裴自余


舆论与话语霸权的争夺战

唐小兵(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讲师):《现代中国的公共舆论:以《大公报》......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1日 12:26

史学研究不过是“瞎子摸象”

美国的汉学研究,一直在国际汉学界执掌牛耳,不仅汉学家人数众多,而且每年多有力作问世。我国出版界,自1980年代打开国门之后,亦有译介。然而,这类海外精品的翻译,多以专著为主,比如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事实上,国外学者做研究,有时候论文比著作更精华、更重要,更有突破力度。相对而言,美国汉学界论文性的研究成果,出版界的译介就要单薄得多,我作为在大学一线教学的中国研究者,常常有遗珠之感。

好在这一多年的遗憾,为热心的华东师大校友、在美国任教的姚平教授所弥补了。上海古籍出版社最近出版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5日 10:40

上海学术界的“猛牛”

我想邓正来是倒在战场上的,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战斗。他的病情是在一个多月前发现的。12月22日,他还在主持复旦高研院的论坛,当时还生气勃勃。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当时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他自己可能已经知道自己得病了,但是感觉他的精神状态就像一个战士一样,活跃在学术战场上。他那天好像意识到什么,晚宴的时候,特别招呼我过去坐在他旁边,大家一起痛饮茅台。

很难想象,一个月前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1日 08:45

谁之世界历史,何种中国时刻?

中国文明复兴促成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日期:2013-01-21 作者:任思蕴;李纯一 来源:文汇报
图片作者:莫非 图片说明:图/莫非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 中国文明复兴促成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未来10年的中国与世界”系列访谈本周的话题是“未来10年的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如果从文明的角度看,10年只是瞬间,但对一个人、一代人来说,10年又非常重要。如今,“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似已到来。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中国文明应该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8日 19:05

刘再复、许纪霖谈莫言

采访: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 薛莉 实习生:陈亦珈

【编者按】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东西方学界争议声不断。FT中文网就此采访了旅美学者刘再复教授与中国学者许纪霖教授,请他们就一组相似问题作答。刘再复先生从文学创作的角度,许纪霖先生从知识分子人格的角度,对莫言获奖表达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为解读“莫言现象”提供了多维视角。我们将他们的回答整理汇编于下,以飨读者。

FT中文网:莫言获奖,以及莫言的诺贝尔颁奖发言稿引发了很多争议,一些批评者评价他为“乡愿”,您是如何看待这些争议的?

刘再复:诺奖影响巨大,莫言获......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2日 20:58

一代知识人的梦想:贺周有光老先生一百零八岁华诞



刊载于《新世纪》杂志2013年第2期

1978年的夏天,我与周有光老先生在北京他的家里曾有一面之缘,模糊的记忆中,那是一位乐观和蔼的学界长者。35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刚入大学的年轻人,步入了知天命之年,然而一百零八岁的周老,还是那样的生气勃勃,洋溢着生命的智慧。

周老出生前的一年,绵延了千年之久的科举制度划上句号,传统士大夫因此失去了制度的根基,走向历史的终结。而周老出生的1906年,也可以说是现代中国知识人诞生的元年,周老走过的百年人生,是一部浓缩的中国知识人大历史。他们是不幸的,经历了太多的革命、暴力、战争和苦难,但他们又是幸运的,纵览古今中外,又有谁能够像周老那样......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14:55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如何重建中国的伦理道德

刊载于《信睿》杂志2012年12期

近几年中国崛起,世界瞩目。尤其是08年世界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整个西方世界似乎趋于没落,但中国好像是“风景这边独好”。 但网络上也流传着一句话,说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形势大好、秩序大乱、人心大坏”的时代。

过去讲天地......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15:54

《中欧商业评论》对许纪霖的采访录

专业精神就是信仰

中欧商业评论2012年12月刊总第56期


 

葛雪松(本刊编辑)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你长期致力于研......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14:57

许纪霖《大时代中的知识人(增订本)》出版

大时代中的知识人(增订本)

许纪霖著  中华书局2012年11月版

增订本后记

《大时代中的知识人》五年前由中华书局出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受到了读者的热忱欢迎和书评界的颇多好评,前后印刷过两次,印数在一万册以上,如今在市场上基本脱销。该书还入选了《深圳商报》评出的“2007度十大好书”,并在2008年获得国家图书馆主办的第四届文津图书奖推荐图书......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5日 10:42

我只对“未来”负责——许纪霖教授访谈录

我只对“未来”负责——许纪霖教授访谈录

|记者邓世杰

当前教育如何走?


  南方教育时报:2009年9月您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我虽然不能改变这......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16:52

许纪霖:这世界不再令人着迷

我坐了两个小时车到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和许纪霖先生谈了两个小时,再坐两个小时车回上海市区。摇摇晃晃的车程中,脑海闪烁着许纪霖笔下大时代中知识人的形象。而对许纪霖影响至深的王元化先生和张灏先生,我都有幸采访,不免心生感慨。

许纪霖回忆1980年代在华东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光,对理想主义依然充满深情。他在1996年以史铁生为例写了《另一种理想主义》一文,后来成了他的一本自选集的书名。他很欣赏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加缪:“那种西西弗斯的精神,支持着我的‘后理想主义’,人生是荒谬的,但是人的意义是战胜这种荒谬。不同的时代,我会迷恋不同的思想家,我迷恋过罗尔斯,也迷恋过哈贝马斯。但是精神上,我......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8日 21:03

鸡蛋与高墙:莫言的双重人格

许纪霖

      时光倒退二十年,没有谁能够想到,从胶东半岛的高粱地里,会走出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是当今中国文坛的怪才、鬼才,他的中国式魔幻现实主义,像江南style一样,让洋人见识了东方文学的“他者”。他的得奖,在意料之外,亦在情理之中。

诺奖宣布的那个不眠之夜,有多少国人欢呼,又有多少国人不服:为什么偏偏是莫言,而不是村上春树? 拿莫言与村上相比,如果仅仅以文学的理由,或许见仁见智,然而,争论的焦点,不在文学,而是文学之外的处世。

<......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4日 21:39

许纪霖:帝都与魔都:近代中国双城记中的知识分子

载《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2年11月4日

  近代中国读书人的活动空间,有一个不断城市化的过程。随着沿海通商口岸城市的崛起,大量的新式学堂在城市出现,无论要接受新式教育,还是谋 求新的发展空间,士绅都不得不往城市迁移。知识精英的城居化成为一个不可扭转的趋势。传统士绅之所以有力量,乃是扎根于土地,与乡村“权力的文化网络”有 着密切的血肉联系。晚清以后,精英大量城居化,移居城市以后的知识精英,逐渐与农村发生了文化、心理和实体上的疏离。那么,这些城市化的近代知识分子,与 城市社会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南北迥异的地方社会
 
......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9日 10:59

许章润:思潮好比情人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6日 23:00

我为什么批评莫言?

许纪霖

我个人不喜欢莫言的文学风格,但我知道,有不少专家和读者热爱他。超越个人的品味偏见,我愿意承认,他是当代中国的文学巨人。

一个文学家不仅以作品说话,而且也以自己的人格见世。文学家可以超越政治,但不可以超越道德。我这里说的道德,乃是忠诚于自己的文学信念和价值信念,那是一种善的德性。如果莫言像一些左派作家那样,真诚地信仰《讲话》的精神,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虽然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同样在人格上会尊重他。

然而,莫言的选择与他的一贯宣称的文学理念并不......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2日 12:58

第三届思勉人文跨学科研究生论坛日程

第三届思勉人文跨学科研究生论坛
中国文化认同与人文社会研究的本土化

主办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院
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

2012年8月25-27日
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

(一)日程

8月25日
开幕式(14:30-17:00,人文楼5401冷战中心)
开幕致辞
名家演讲——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新天下主义与现代中国认同”

8月26日
研究生讨论专场【具体议程见(二)】
上午8:30-12:00;下午13:30-17:00
第一分会场:全球化与中国文化认同(人文楼5401冷战中心)
第二分会场:人文社会研究的中国化(人文楼5501比较人文中心)

8月......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6日 08:49

推荐王安忆在复旦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教育的意义 在2012年复旦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王安忆  

同学们:

下午好。在这个庄严美好的时刻,能够代表导师们作一个发言,感到荣幸,感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

你们更上一层,完成学业,真是令人欣喜的事情,我为你们高兴,更是羡慕你们。我没有受过正统的高等教育,是我终身遗憾,也因此对学府生活心向往 之,可说是个教育信仰者。请不要把我当作一个在大学门外完成教养的范例,事实上,倘若我能在学府中度过学习的日子,我会比现在做得更好。以我这样一个对教 育没什么经验的人来看教育,一方面是觉得深不可测,你可能穷一生也不能略知一二;但另一方面,似乎又很简单,那就是——有时候,我会庆幸自己是......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9日 19:04

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你的大学

著名学者许纪霖为上海科学营营员解答困惑:
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你的大学
作者:俞陶然 实习生 吴盛佳
《新闻晚报》2012年7月18日

对高中生来说,选择什么样的大学专业是一个重大问题,是凭自己的兴趣选择,还是看这个专业未来的就业状况?在本周举行的由上海市科协等主办的 “上海科学营”活动中,著名学者、华师大历史系教授许纪霖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高中生做了一个讲座,在回答营员提出的这个困惑时,他表示,“如果你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那么在选择专业时就应该以兴趣为主,即使这些专业‘出路不好’,今后你也能做出成就。 ”

    许纪霖以他自身的经历为例告诉学生,他在大学时期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