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6月22日 08:00

许纪霖谈“法国高考”:有什么样的考试, 就有这么样的公共文化

许纪霖谈“法国高考”:有什么样的考试, 就有这么样的公共文化
“有什么样的考试, 就反映出什么样的公共文化”
作者 早报记者 田波澜   发表于2012-06-22 00:54
许纪霖教授由法国“高考”考题和南科大复试考题谈论基础教育中的应试话题。

许纪霖教授由法国“高考”考题和南科大复试考题谈论基础教育中的应试话题

“有什么样的考试, 就反映出什么样的公共文化”

著名学者许纪霖

2012法国“高考”哲学考题

法国时间6月18日上午8时,法国334464名报考普通类高中毕业会考的学生开始第一门科目——哲学考试。 法国统一的中学毕业会考(BAC)的成绩在法国就是申请大学的依......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0日 20:34

“个人、国家与天下:现代认同的多重维度”学术研讨会日程

“个人、国家与天下:现代认同的多重维度”学术研讨会
        2012年6月23-25日,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

主办: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
台湾中研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6月23日(周六)上午

开幕 9:00-9:15
地点:人文楼5303学术报告厅
主持:刘擎;致辞:许纪霖、萧高彦

第1场报告与研讨 9:15-10:45
地点:人文楼5303学术报告厅
主题:传统与现代
主席:刘擎;评论人:黄乐嫣
白彤东,夷夏之辨与民族国家——试论儒家之国家认同观
许纪霖,新天下主义与中国认同
萧高彦,张佛泉的自......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7日 22:58

请看今日之蒋介石研究

请看今日之蒋介石研究
南方都市报   2012-06-17
作者:许纪霖

    《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汪朝光、王奇生、金以林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5月版,42.00元。

   
    近年的读书界,流行的是“民国热”。民国热有两个热点,一个是“民国范儿”———那些民国的文化精英,另一个就是蒋介石。海峡两岸的行情常常倒着走,当老蒋在台湾逐渐被人忘却的时候,这边对他的兴趣却日渐浓郁。特别是近年蒋介石日记在胡佛研究所解密,新的资料带来了一轮新的研究热潮。(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在新近出版的有关蒋介石众多学术成果......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1日 14:31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

许纪霖教授谈学院知识分子如何面对体制化

发表于《南风窗》2012年第12期

当今中国大学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急剧体制化进程,北京大学教授李零曾经大喝一声“大学不是养鸡场”,来批评大学在学生培养体系方面的异 化,而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大学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知识分子追名逐利的“名利场”,所谓“专家没有灵魂,纵欲者没有心肝”的现象触目皆是。学术似乎不再是一 种韦伯所言的神圣的志业,而仅仅是为稻粱谋的职业而已。面对这种看上去席卷一切的体制化进程,作为个体的知识分子,是否还有反抗的可能或者说重新想象未来 学术生活的可能?本刊特约记者风石堰(唐小兵的常用笔名,早年世纪沙龙斑竹名)就此......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4日 08:24

BBS往事



1

多年之后,北大物理系93级学生吴涛的不少轶事仍被广为流传。此人高考位列当年湖北探花,只是生活上有点邋遢,穿军装,背小军挎,状似民工。有人目睹 了他爸爸送他来燕园时,在32楼水房教他洗衣服,从此大家经常听见水房里他欢快的洗衣声。目击者称,其洗衣流程严格遵照其父教诲。

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最终在网络上横空出世。他至少有几项是创下了北大之最:1996年保钓运动中申请游行,由此成为上世纪90年代最先申请游行的北大 人,BBS一时为之沸腾,北大、清华、中科院的学生(中国互联网最早在科研院所发展起来,当时上网的主力集中在这......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6日 10:21

上世纪末的《读书》与读书人

■许纪霖

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对许多人来说,读书成为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很难想象上个世纪末国人读书的盛况。书店永 远是熙熙攘攘的,好书、畅销书还要托熟人抢购。就在全民读书的热潮中,成就了一本《读书》杂志。《读书》对读书人的重要性,可借用当年的主编沈昌文先生的 一句名言:“可以不读书,但不可不读《读书》!”

《读书》为何如此传奇,为何有神话般的过去?最近,中华书局出版的扬之水日记 《<读书>十年》,透露了个中些微秘密。扬之水,当年我们只叫她的本名赵丽雅,她在《读书》的十年(1986-1996年),也是我与《读 书》关系最密切的岁月,不少拙作就是经过她的编辑与读者见面的。记得第一次......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3日 10:58

中国改革也需要基层设计

许纪霖

本文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2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5月01日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5-02/100385917_all.html#page2

近年来,温家宝总理多次提出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社会各界和舆论也一直呼吁要有顶层设计,进行以宪法为核心的宪政建设。

以宪政建设为核心的顶层设计是非常必要的。以宪政为核心的政治制度改革是解决中国现有问题的关键,唯此,才能让社会有良性的发展,释放出人性中 善的一面,逐步形成一个自由、平等、人人有尊严的公平社会。但是,我们不能就此陷入“制度决定论”的思维,以为“政治改革,一抓就灵”,只要政治改革成功 了,一切社会和伦理问题都可水到渠成,迎......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3日 20:24

特殊的文化,还是新天下主义

来源:《文化纵横》2012年第二期

 作者:许纪霖

近 一百年前,陈独秀在《新青年》杂志上提出,辛亥革命之后,国人对立宪政体的追求,只是政治的觉悟,吾人如今需要伦理的觉悟,明晓共和立宪政体须以平等自由 为原则,因此要打倒孔家店,用西方新学代替儒家的三纲伦理。他称之为“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知识界又重新出现了 文化自觉的声音,此起彼伏,莫衷一是。然而,主流的看法与百年前的启蒙思潮,早已是三十年河东......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3日 16:11

从80年代寻找青春精神

许纪霖

刊载于《信睿》杂志2012年4月号

从1982年毕业留校至今,我在大学任教已经30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60后、70后、80后的学生一波接一波,从校园趟过,如今教室里坐满的,是90后一代。春去秋来,花落花开,归来的春,已不是过去那个春,重开的花,亦非原来那只花。

30年光阴弹指一挥间,若问校园生活究竟有何变化?我的脑海中跳出两个色彩分明的意象:以1990年代中期为界,如果说之前的校园如一汪激荡的大海,那么其后的大学则变成了一口沉重的焖锅。

前几年,中国刮过一阵“80年代”怀旧风。我得承认,我也是一位......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27日 20:45

清明将至,重发旧文,追念元化先生

“我是十九世纪之子”

----王元化先生的最后二十年


许纪霖      

&nb......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18日 20:42

怀恋我的童年居住地:山阴路

山阴路的前世今生

--作者:达奇珍

山阴路的由来

山阴路地处上海东北角的虹口区,宽仅十余米,长不到七百米;若算门牌号,总共才三百来号,与浩浩荡荡动辄以数千号排列的南京路淮海路等大马路相 比,犹如涸辙之于江河。然而短短一条山阴路,名气却不小,说起上海的历史,尤其是文化发展史,乃至日军侵华史,无论如何是绕不开这条路的。

半个多世纪前,我出生在山阴路,在那里一住就是四十多年。如今虽然已经迁离那里,但因为新家离旧居很近,所以依然与山阴路藕断丝连,经常都会路过 那里,或购物,或访友,或仅仅是漫无目的的散步。大概是因为渐渐老去的缘故,一种怀旧的情愫常常油然而生,并且与......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1日 11:12

许章润:天数

《读书》2012年第2期

十一月间,单位安排体检。年已半百,多年不曾掺和此事。老伴催促,反复晓谕“健全灵魂、野蛮体魄”云云。不胜其烦,于是走进了校医院。


  检查结果出来了。肝里长了一个瘤子。可能是血管瘤,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医学术语叫做“肝占位”,犹譬鸠占鹊巢,或者,穆巴拉克们之赖在位子上不走。医嘱续做体检,不可大意。初未措意,半月后遵嘱抽空去做了CT扫描。平生第一遭,有点新奇,略感忐忑,而终将自己交付一架机器作判断,徒觉荒唐复无奈。纵便护士耐心又热情,也打消不了对于这嘎嘎作响的铁疙瘩发自心底的反感。


  肝癌。这是诊断结论。


  晴天丽日,寒风朔朔......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3日 18:57

许纪霖:儒家宪政的现实与历史

【内容提要】在中国古代思想与制度之中,有丰富的政治智慧:道统与政统的双重权威、士大夫 与君主共治天下、民间的清议传统、文官考试与御史制度等等,这些政治智慧与制度实践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限制了皇权独霸天下,使得中国政治在若干朝代和历史时 期之中保持了清明、理性与有序。如果说这些政治智慧表现为某种有别于欧洲的儒家宪政的话,那么也必须注意到,这种儒家宪政是残缺的礼治型宪政,具有自身不 可克服的内在限制。儒家宪政是否可以落为现实,最终还是取决于三纲为核心的礼治秩序,依赖于圣君贤相的个人德性,无法从根本上落实宪政所应该解决的统治合 法性、权力的有效限制和权力的有序更替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家宪政在现代社会之中不再......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9日 21:04

许纪霖: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许纪霖: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新民周刊,2012.2.8.

记者—贺莉丹

假如事态不再有戏剧性的转折,韩寒和方舟子本人都将是这一事件的得益者,他们的知名度、影响力、粉丝数量和商业市场将跨上一个新的台阶。但从另一角度而言,他们又都是失败者,因为中国最出名的公众人物都陷入了某个冥冥之手所设计的陷阱,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2012年2月5日晚间,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接受了《新民周刊》记者的专访,表达了他对于此番“韩方论战”的一些所思所想。

在此前四天,许纪霖教授在他的微博上转发了北京律师于国富的《韩寒方舟子论战的法律分析》一文,并引用了其中一段话,......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1日 21:47

台湾很令我失望,还是天朝生活爽

台湾很令我失望,还是天朝生活爽

作者:王奕龙
来源:人人网

这次来台北,很令我失望。

一下飞机,机场竟然没有满墙的景点宣传广告,取而代之的是如何预防感冒如何讲卫生的公益海报,太不为外地旅客着想了,幸亏我提前做了旅行功课,要不然岂不是白来一趟台北。过了海关走到机场大厅,很小很不气派,也没有象征国容的美女帅哥,只有满地的老头志愿者开机场运货小车,非常不美观。经过一个老头的指引,在售票处老太太那里买了票,坐上了开往市内的机场大巴。

一路上楼房破破烂烂,没有大裤衩也没有大蛋壳,没看到一个体现国富民强的建筑,没找到一条长安街那样可供阅兵的16车道大路,也没有一个类似北京市中心可以放鸽子......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6日 19:50

许纪霖谈中国的国家认同与新天下主义

许纪霖谈中国的国家认同与新天下主义


上海书评,2012.1.15
采访者:黄晓峰、丁雄飞

近代以来,随着西方民族国家以及民族主义观念传入中国,传统的天下观和夷夏之辨是崩塌了,还是以新的方式进行回应。在挑战与回应的过程中,近代以来 的夷夏之辨出现了哪些复杂的变化,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许纪霖教授认为,一个更开放的新天下主义,对解决现代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的困惑具有启发意义。


  作为西方的话语系统,民族国家等一系列概念,在建构中国这个“想象的共同体”时,遇到了怎样的挑战?


  许纪霖:过去的中国研究,有一个基本的预设,即古代中国是一个中华帝国,到了近代面临着向民族国家的转型。这个帝国 / 民族国家的二分,是一......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1日 17:55

今天是高华的头七,谨以在追思会上的发言迎接他的魂兮归来

我认识高华已经二十多年了,1989年之后,在大家最绝望的时候,我们一群朋友聚集在一起撰写《中国现代化史》高华作为重要的作者之一,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这期间,他告诉我,他已经开始在默默搜集资料,要写一本关于延安整风的书,这就是《红太阳是怎么升起的》。这是一本写给历史看的书。因为不知道能不能出版,也不知道是否会带来麻烦。90年代不像今天,已经有了比较成规模的民间社会,,有媒体参与,有民间出版,有海外渠道,还有网络空间,可你写什么东西大家都能读到。高华在动手写《红太阳》的时候,是孤身一人、他默默无闻,生活艰辛。他用自己的心血和生命,在做一件不知道结......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8日 09:40

悼高华,忆高华

悼高华,忆高华

&nbs......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7日 11:40

高华教授最后的遗作


讀王鼎鈞的《文學江湖》:冷戰年代一位讀書人的困窘和堅守

高 華              

原载台湾《思想》杂志18期(2011年6月)

大陸人特別是知識份子在毛時代是怎麼渡過的,已有許多文字反映,臺灣知識份子在這三十年的生活,卻不為大陸的人們所熟知。一般人所瞭解的就是臺灣土改,經濟起飛,人民生活富足等很......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7日 11:40

高华教授最后的遗作


讀王鼎鈞的《文學江湖》:冷戰年代一位讀書人的困窘和堅守

高 華              

原载台湾《思想》杂志18期(2011年6月)

大陸人特別是知識份子在毛時代是怎麼渡過的,已有許多文字反映,臺灣知識份子在這三十年的生活,卻不為大陸的人們所熟知。一般人所瞭解的就是臺灣土改,經濟起飛,人民生活富足等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