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3月02日 19:44

许纪霖:“看上去很美”的纳粹异教观

许纪霖:“看上去很美”的纳粹异教观

许纪霖推荐:

当代世界最罪恶的罪名乃是反人类罪,人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每个人的生命、财产、自由和尊严不得侵犯,任何种族、民族、族群、阶层和出身的人都是平等的----这些已经成为全球公认的普世价值。在20世纪历史当中,最大的反人类罪是希特勒领导的纳粹。然而,为什么二战之后,全世界还有纳粹分子存在,甚至新纳粹分子还在源源不断产生?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在美国任教的程映红教授的这篇文章,通过一个狂热的女纳粹信徒莎维翠·德威(Savitri Devi)的故事,告诉我们,在纳粹匪夷所思的罪恶背后,其实有一套非常成熟、历史悠久的理论体......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27日 09:19

许纪霖:《查理》事件是两种极端主义的遭遇之战

许纪霖:《查理》事件是两种极端主义的遭遇之战

记者刘功虎

刊载于《长江日报》2015年1月27日,原题《许纪霖谈为什么我不是查理:要温和,不要极端主义》。本文是受访者提供的未删节的校订稿

新年伊始,一群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袭击了《查理周刊》,12人遇难。

事件发生后,西方世界从政要到平民,很快参与到一场战后最大规模的游行中来,很多人喊出“我是查理”的口......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20日 21:48

你是查理吗?中国学者激辩言论自由与宗教尊重

你是查理吗?中国学者激辩言论自由与宗教尊重

【编者按】       巴黎恐怖袭击 事件持续引起全世界舆论的关注,其背后的深层原因究竟是什么?文明与野蛮的冲突?文明之间的冲突?还是世俗与宗教的冲突?1月14日华东师范大学-不列颠 哥伦比亚大学联合研究中心举行第6期现代中国与世界思想论坛,邀请华东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交通大学等多位学者讨论这一主题。下面是论坛实录的精彩部分摘 要,已经发言者审定。

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
       《查理周刊》袭击事件之后,在全世界特别是整个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前几天在整个法国出现了一场全民大游行,规模为1945年战后所未见。几百......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19日 15:30

为什么我不是查理?

为什么我不是查理?
许纪霖

如果说911事件改变了美国历史的话,那么,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将改写欧洲的未来。它只是一 起简单的恐怖事件吗,还是背后有更深层的宗教因素?14年之前,哈贝马斯说过一句最意味深长的话:911事件“触动了世俗社会的宗教神经”,如今这根敏感 的神经再次被《查理周刊》碰触了。

“我是查理”——法国自战后以来最大规模的全民游行,发出了同一个 声音,然而依然有各种异质的声音存在。法国许多穆斯林学生拒绝为《查理周刊》死难者默哀,半岛电视台说:“这是一场极端主义之间的冲突,谴责那些可恶的杀 戮,但我不是查理。”阿拉伯裔政治活动家DyabAbouJahjah在推特上发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7日 10:14

汪精卫:任性的“牺牲”

汪精卫:任性的“牺牲”
许纪霖推荐语

汪精卫被视为现代中国历史当中的秦侩和石敬瑭。令人成谜的是,这样一个在晚清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诗句、舍身刺杀摄政王的同盟会英雄,如何到了晚年成为遗臭万年的大汉奸?对于汪精卫而言,二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内在逻辑?以往的汪氏研究,不是诉诸于历史道 德的批判,就是纯粹客观的史实铺陈,这个谜一直没有解开。近日我读到年轻学者李志毓在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惊弦:汪精卫的政治生涯》,让我眼睛一亮。作 者以女性细腻的眼光,将一个活脱脱的汪精卫展示在读者面前。这位在破落家庭中成长起来的旧式文人,为革命的激情所感召,走上了绝望的暗杀之路。他内心要成 就的,只是与国家化为一体的个人道德的自我完善。他......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1日 16:31

陈兼:苏联的失败能否避免?

陈兼:苏联的失败能否避免?
许纪霖推荐:

我还没有读过祖博克的《失败的帝国》,但我读了陈兼教授的书评之后,已经迫不及待准备下单去买这本让他“心灵震撼”的名著了。陈兼是从大陆出去的、少有的在美国常青藤大学任讲座教授的顶尖历史学家,他的口味刁钻,目光犀利,无法不信任他。请读他的结论:“如果一定要问,苏联帝国失败最根本的教训在哪里?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在我看来,那应该是,在探讨一条新路,而路的开端似乎呈现在人们面前时,在还来得及的时候,苏联大厦的守护者却没有从广开言路开始做起,来寻求真正具有超越性意义、可能也走得通的新路。归根结底,大时代需要大思想。而大思想是不可能在封闭......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2日 15:27

高华:读王鼎钧的《文学江湖》:冷战年代一位读书人的困窘和坚守

大陆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在毛时代是怎么渡过的,已有许多文字反映,台湾知识分子在这三十年的生活,却不为大陆的人们所熟知。一般人所了解的就是台湾土 改,经济起飞,人民生活富足等很表面化的内容,对在那段特殊的岁月,人是怎么生活的等详细的情况大多不知,也很少见到亲历者就这三十年写的生活实录一类的 读物。王鼎钧的书恰说的是这一段,虽名曰「文学江湖」,然决非是单讲文学,而是作者通过他生活于中的「文学圈」,对纵贯在台生活的三十年岁月 (1949-1978)的观察、记录和反省,与作者的《关山夺路》构成姐姐篇,展示了在政权更迭、易代之际一个中国读书人在台湾的日常生活。

由于1949年后海峡两岸长期武力对峙,蒋氏父子以......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5日 14:33

亚细亚孤儿的迷惘

许纪霖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真理

罗大佑的这首《亚细亚的孤儿》,作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台湾在联合国的中国席位,被中华人民共和......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4日 08:29

许纪霖:我越来越不相信理性

许纪霖:我越来越不相信理性

&n......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0日 10:56

何谓现代,谁之中国:许纪霖、刘擎、白彤东三人谈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69244

澎湃讯
2014-10-09 17:52 来自 思想市场

【编者按】
    何谓现代,谁之中国?对现代中国的再阐释并不是一个事实性的揭秘,而是一个知识性的解读,它包含各种各样竞争性的话语,也包含各种不同的知识类型。主观和客观相互交错在一起,在当今新的历史语境里,我们该如何来生产关于现代中国的知识?9月27日,借《知识分子论丛》第12辑《何谓现代、谁之中国:现代中国的再阐释》出版之际,华东师范大学许纪霖教授、刘擎教授、复旦大学白彤东教授三位学者来到坐落于新华书店静安店的文景静安品书汇,为广大市民再解读现代中国与认同问题......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4日 14:45

儒家孤魂,肉身何在?

二千年的儒家曾经是古代中国的公共文化和官方意识形态,到了一百年前在西学的冲击之下,儒家文化解体,失去了其制度之根和社会之根,虽经几代新儒家学者力挽狂澜,光大绝学,然而儒家义理犹如孤魂,在少数精英的上空游荡,而不再在大地有其肉身。

传统儒家之所以如此风光,乃是有双重的制度肉身,其一是汉代的五经博士制度和宋之后的科举制度。儒家是王权钦定的官方意识形态,儒家士大夫也成为帝国官僚阶层的唯一来源。其......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9日 10:49

从边缘走向中心:黄埔军校与现代中国的学生

原载《同舟共进》杂志

在20世纪中国,有两所学校对中国历史产生了巨大影响:一所是众所周知的北京大学,没有北大就没有五四的新启蒙,20世纪中国文化的历史要改写;另外一所却往往被人忽视,那就是黄埔军校。黄埔军校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在20世纪上半叶对中国的政治、军事产生了巨大影响。活跃在20世纪中国政治、军事舞台上的重要将军们,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很......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7日 22:24

回归学术共同体的内在价值尺度

回归学术共同体的内在价值尺度

许纪霖

《清华大学学报》2014年第4期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之后,中国的大学发生了跨越式发展,学术研究也获得了来自国家前所未有的资金投入和资源配置。在大规模投入的情况下,虽然学术研究在数量产出上获得大丰收,但为什么公认的、有分量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1日 20:16

关于吴思败诉

关于吴思败诉
陈永贵后人诉吴思名誉侵权案终审判决:吴思败诉

原载天涯关天茶舍:http://bbs.tianya.cn/post-no01-82029-1.shtml

楼主:何兵 时间:2003-12-31 09:13:00 点击:10839 回复:148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吴思写了一本书,名字叫《毛泽东的农民——陈永贵》。陈永贵先生的后人认为,该书损害了陈永贵的名誉,起诉到北京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吴思败诉。
   我简单地阅读了终审判决,认为判决理由存在大问题。
  
   判决理由部分:
   本院认为,评价历史人物应当......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8日 14:51

一个头脑停留在中世纪的有为皇帝

【高和分享*许纪霖推荐】光绪帝被公认为晚清最开明、最有改革决心的皇帝,年轻的时候,我常常想,假如慈禧这个老太婆死得早一点,中国历史大概就从此改写,北洋水师也不会在百年前的甲午海战中全军覆没了。熟稔清史的张宏杰这篇随笔,却告诉......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5日 09:58

韩寒与郭敬明:两个当代中国的文化符号

【许纪霖点评】上海这个城市很奇特,出了两个80后的青年偶像:韩寒和郭敬明,一个是本地土著,另一个是小城外来户。两个人的粉丝,可谓针尖麦芒,互不待见。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时旸的这篇分析,将韩寒和郭敬明这一对当代中国的活化石,视为“这个时代和这个国家的一币两面”,“两个吃货各自爱着辣椒和甜品,辣椒被公众赋予了革命的色彩,而甜品被命名为顺从的标签,他们二人从此被框定在了两种象征之中。”读懂了这两个文化符号,恭喜你,你就猜中了中国的未来。
 

韩寒是中国的幻象,郭敬明是中国的真相
       作者/杨时旸


 &n......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2日 14:07

许纪霖 轻阅读时代的风景

许纪霖 轻阅读时代的风景

记者:李宗陶

南方人物周刊微信号:peopleweekly

互联网世界,声音的红尘。如粥如沸,灿烂淫糜。

一年多来,开始融入新媒体的我常常在微博或微信朋友圈见着许纪霖先生,偶尔点赞或评论,顺便,知悉游学行踪。坐下来讲话,发现竟是有三四年没有面见了。

不确定性的时代

人物周刊:上次电话访您是“牛津共识”诞生的时候吧,那天讲到跟80年代相比,今天对公众有影响的知识人已经换了一茬。

许 纪霖:时代已经改变了。80年代站在最前沿的是一批“启蒙者”,直接面向社会,影响非常大。大概这10年,特别是这5年以来,站在影响力最前沿的是另外一 批人:网络上的意见领袖。如果是任志强、潘石屹和孔庆东搞......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5日 09:07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张哲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许纪霖推荐:

在韩国的安东,一个等待德法足球大战的深夜,我读了这篇维吾尔族八0后青年的口述。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民族性,其实未必是自然的,而是被各种压抑的力量建构起来,而民族的区隔又激发了更强烈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5日 22:18

转型正义和历史记忆

吴乃德:转型正义和历史记忆——台湾民主化的未竟之业

虽然民众对转型正义的要求并不强烈,可是为了民主的未来,我们仍须加以处理,特别是在历史正义方面。回忆过去,经常是为了未来,为了“让它不要再发生”。遗忘过去,过去可能在未来复苏。历史正义和历史真相在防止过去复苏上,可能扮演重要的角色。


  “转型正义”是所有从威权独裁转型至民主的新兴民主国家,所共同面临的政治和道德难题。对于那段记忆仍然鲜活的历史--对人权普遍的蹂躏、对人性不移的冷漠、高傲的加害者、无数身心俱残的受害者--对于这段历史,我们应如何面对和处置?因为转型过程不同、道德理念不同,不同的新民主国家......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4日 21:02

五四:一场世界主义情怀的公民运动

伴随着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爱国主义在神州大地业已成为强大而广泛的意识形态。90年前的五四运动,[1]长期以来也被教科书和主流媒体定格为一场爱国主义的集体记忆,被周期性地鼎礼摩拜。固然,五四运动有其爱国主义的面相,但五四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国主义?它与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所掀起的世界主义、再造社会以及个人的崛起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即便在五四的研究似乎已汗牛充栋的今天,这些问题仍然有重新反思的空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