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8月20日 17:19

为什么互联网充满了语言暴力?

暴力与文明:暴力受文明的抑制,但不会完全消失

新京报:这些年,你的观察领域很丰富,但首先请你从“暴力”开始。整个世界的暴力时刻在冲击着我们的神经,从硬暴力到你多次谈到的软暴力即“语言暴力”,暴力似乎从未远离过这个世界,为何会这样?

许纪霖:暴力是内在于人的本性之中的。人是从动物变而来,尽管不断地进化,文明也在不断地发展,但是人终究摆脱不了动物性,不可能最后进化到成为一个完美的天使。所以,本性是两面性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9日 18:02

今天我们如何爱国?

国家只是必要的恶吗?

戴志勇:近来,中国海周围纠纷不断,尤其中日之间情势一度紧张,很多国民的爱国情绪高涨。你怎么看待爱国主义?

许纪霖:按照洛克的传统,古典自由主义者认为国家是必要的恶,是实现个人权利和利益的工具,没有内在价值,如何限制权力才是重要的事。古典自由主义者很少研究国家的意义,很少谈爱国主义,甚至认为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两个病灶。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6日 19:22

有一种海归叫“新派中的旧派”

学衡派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有影响的文化保守主义知识分子群体,他们中的核心成员大多留学于美国哈佛大学,是留美海归中非常值得注意的一个知识群体。留美的知识分子受到西方思想与知识的完整教育,为什么学衡派知识分子与大多数留美学子不同,成为了文化保守主义者?这是饶有兴味的、值得探究的问题。

学衡派在现代中国思想界可以说是一群“哈佛帮”,他们与胡适为代表的“哥大帮”有着明显的不同。所谓的“哥大帮”,乃是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学位,相当......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3日 23:08

哀江南:一个学术家族的三代知识人

一个家族的历史,最能看出时代的变迁,特别是在历史大转型之中。西方的家族史甚为发达,而近代中国,几经颠簸,大部分家族备受摧残,不说资料残缺,即使有,后人也不敢书写,怕招来无妄之祸。在此背景下,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新近面世的著名哲学家汤一介先生的遗作《我们三代人》,便弥足珍贵了。

汤氏家族中,祖父汤霖晚清进士,是最后一代传统士大夫;父亲汤用彤留学哈佛,是中国第一代知识人;汤一介本人1947入学北大,是横跨新旧中国的知识分子。我曾经将1949年前的中国知识分子分为晚清、五四与后五四三代人,汤氏三代人的故......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1日 11:22

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

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
 

中国如今是希腊,湖南当作斯巴达。

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为普鲁士。

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

这是湖南文人杨度在晚清写下的诗句,何等的自信,何等的豪气!

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从晚清到1949年,看看从湖南走出的名人吧:挽救了大清王朝的湘军将领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还有第一位出使西洋、睁眼看世界的郭嵩焘;戊戌变法的志士谭嗣同、同盟会的好汉黄兴、宋教仁、陈天华;中共早期领导人蔡和森、李达、打下红色江山的革命领袖毛泽东、刘少奇、胡耀邦……假如近代中国缺了这帮湘江边的英雄豪杰,恐怕中国历史要改写。

<......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6日 10:36

你真的了解台湾这个亚细亚孤儿的迷离身世吗?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0日 11:41

“大脱嵌”之后:还要“家国天下”吗?

“大脱嵌”之后:还要“家国天下”吗?


许纪霖

刊载于《复旦学报》2015年第5期,原题《现代中国的家国天下与自我认同》

查尔斯·泰勒在《现代性中的社会想象》一书中发现,在从传统社会到近代社会的历史转型过程之中,发生过一场“大脱嵌”(great disembedding)的轴心革命。......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22日 08:14

对谈:如何面对无所不在的暴力?

对谈:如何面对无所不在的暴力?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如何面对无所不在的暴力?

澎湃新闻记者 普芮 编辑

【编者按】

9月26日,一场主题为“无 所不在的暴力:如何建立一个文明的世界”的新书沙龙在上海举行。这场由高和分享与三辉图书主办的沙龙围绕哈佛大学著名心理学家斯蒂芬·平克的......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04日 12:52

许纪霖:你懂得什么叫革命

许纪霖:你懂得什么叫革命

志士还是绅士?丁玲与沈从文的歧路分离

许纪霖

中国文坛的最大憾......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3日 21:34

诗人郭小川:忠实的大黄狗一般的眼睛

诗人郭小川:忠实的大黄狗一般的眼睛

许纪霖

郭小川这个名字,对于年轻的读者来说,已经很陌生了,但在三十多年前,对于我这一代人来说,是诗人的象征。

文革刚刚结束,革命激情依 旧,当年最震撼人心、吸引年轻人的,不是《中国好声音》,而是诗歌朗诵会。还有什么比战斗的诗歌更能表达革命者内心的豪情呢?那个时候,几乎人人都是诗 人。也就是在庆祝粉碎四人帮的诗歌朗诵会上,我通过电视转播,第一次听到了著名诗歌朗诵家瞿玄和诵读的郭小川名诗《团泊洼的秋天》:

秋天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

秋天的团泊洼呵,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呵,犹......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4日 10:13

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研究参考书目

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研究参考书目
推荐者:许纪霖

一,西方知识分子概论

参考书目:

#科塞:《理念人》,中央编译局2001年版

慈纳涅茨基:〈知识人的社会角色〉,译林出版社2001年版

#古德纳:〈知识分子的未来与新阶级的兴起〉,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曼海姆:《卡尔·曼海姆精粹》第4部:《知识分子阶层问题》,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

#萨伊德:《知识分子论》,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版

勒戈夫:〈中世纪......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5日 14:40

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与民国范儿

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与民国范儿
作者:许纪霖 

编者按:许纪霖教授的《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出版于2003年,在读者圈引起了广泛的反响,该书从众多优秀图书中脱颖而出,获得首届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最近《中国知识分子十论》一书的修订版出版,复旦大学出版社8月8日在上海新华书店静安店举行讲座,邀请许纪霖畅谈什么是知识分子,为什么知识分子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家国天下情怀,什么是他心目中的民国范儿。以下是他讲座内容的摘要。

今天我讲座的主题是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情怀,先讲一个一个小故事。......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1日 17:14

读懂了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

读懂了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

基辛格是一个传奇。这位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创造了20世纪世界政治多个标志性事件。他的前半生与哈佛接缘,后半生在白宫度过。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在哈佛与白宫游走自如,既是一个大师级学者,又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国际政客。

基辛格在哈佛的本科毕业论文,长达377页,导师看了前100页,便情不自禁提笔批了“最优”。因为他的论文篇幅过长,哈佛因此制定了“基辛格规则”,限定大学生撰写本科毕业论文的长度,不得超过基辛格论文长度的1/3。他的博士论文主题是19世纪的维也纳体系,著名的基氏均势理论就此奠基。1957年,基辛格出版了《核武器与对外政......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0日 22:48

中国:不断变化的复杂共同体

中国:不断变化的复杂共同体

许纪霖

对于史学家来说,专史易写,通史难作。贯通上下几千年的通史,没有几十年的功夫积累,没有打通古今中西的大视野、大思路,一般的史学大家都不愿尝试。我心目中好的中国通史,钱穆的《国史大纲》、吕思勉的《白话本通史》、内藤湖南的《中国史通论》,都是有一家之见、又通俗易懂的经典。最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许倬云《说中国》,也可列入期间。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9日 14:09

中国双城记就是如此精彩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想把北京作为一个参照来看上海。我特别欣赏这次会议的主题叫双城记。在世界上凡是幅员比较辽阔或者文化比较丰富的国家,它通常都有两个中心,美国有纽约和洛杉矶,俄国有莫斯科和彼得堡,德国有柏林和法兰克福,英国有伦敦和爱丁堡,澳大利亚有悉尼和墨尔本,日本有和,中国则是上海和北京,这两个城市也代表了中国的南北文化,互为他者。

1,政治中心和社会中心

北京作为一个政治中心,其发达的不是地方政治,而是帝国政治或国家政治。因为在天子脚下,地方即国家,国家也是地方,笼罩在国家权力的直接控制之下。晚清以后的北京也形成了地方社会,这些地......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7日 10:01

民初乱世中的“土豪”与“游士”

从春秋战国到晚清的二千多年之中,读书人不是依附于王权成为国家官僚,就是投靠世家大族,成为名士清客。科举的废除,再加上宗法家族与王权制度的崩解,意味着一个统一的士大夫阶级面临着春秋战国之后的第二度解体,读书人再次流落到社会当中,成为自由流动资源。这些自由流动资源,分化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土豪”,另一部分是“游士”。

“土豪”是帝国体制遗留下来的旧士绅阶级,他们是晚期新政的产物,1916年之后法统破裂、南北对立、中央政权式微,“土豪”们往上发展无望,乃沉淀于各省,延续晚清新政的传统,致力......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4日 15:54

许纪霖: 读书不是“敲门砖”

许纪霖: 读书不是“敲门砖”
解放日报记者 徐蓓

  当你越来越习惯于手机“微阅读”的时候,你已不由自主地被手机改变了

  解放周末:您自称“三栖动物”,即同时是书本族、电脑族和手机族。一般来说,您读书、上网、手机阅读的时间分别是怎样安排的?
   许纪霖:这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在我40岁之前,我看的都是书本,是一个标准的书本族。2000年以后,我开始渐渐习惯在电脑上阅读。尤其是开通了实名 微博后,我花在电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我有个习惯,每天都会仔细阅读那些被我关注的微博,从头读到尾。微博最兴盛的时候,我每天上网读到深更半夜也读不 完。后来我发现这样不行,我太沉迷其中了。接着又有了微信,一开始也是觉得好玩,渐渐......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30日 11:43

如何上场,如何下场: 一个帝国的兴衰史


CCCP,现在的年青人很少知道这四个字母意味着什么。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苏联帝国,仅仅存在了70年 便瓦解了,其寿命比中国历史上的蒙元帝国还短。苏联帝国兴衰之秘密,如同罗马帝国一般引起学者们持久的兴趣,祖博克的名著《失败的帝国:从斯大林到戈尔巴 乔夫》最近翻译成中文了,该书所要探讨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苏联成为足以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花了三十年,但这个巨人的解体却只用了三年时间?

苏 联的解体,是一次突发的雪崩,谁也没有预料到。庞大帝国的身影,消失在世纪末的地平线,为半个世纪的冷战划上了句号。从十月革命开始,......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2日 21:51

新天下主义三人谈(许纪霖、刘擎、白彤东)

新天下主义三人谈(许纪霖、刘擎、白彤东)
一个幽灵在中国游荡,叫做“天下主义”。它以中国崛起为时代背景,引起了全球学者的注意。天下主义,是古代的中国对世界的想象,也是一种乌托邦,其中有可 怕的糟粕,也有可以继承的精华。世纪文景出版与华东师范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在3月8日下午假座上海静安新华书店,联合举办文 景·静安品书汇第2期, 邀请了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许纪霖教授、政治系刘擎教授和复旦大学哲学系白彤东教授,畅谈当中国遭遇世界的时刻,何谓新天下主义。

 许纪霖: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又是周日,台下有不少女同胞,来参与我们这个非常阳刚的话题。今天我们 对话的主题是新天下主义。天下主义,是中国古代的理......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8日 21:00

许纪霖论汪精卫:虚无时代的“任性牺牲”

许纪霖论汪精卫:虚无时代的“任性牺牲”
 发表于《读书》2015年第3期

汪精卫,在中国历史当中被认为是与秦桧、石敬瑭齐名的大汉奸,然而,就在一百年前,这个名字却是国人心目中的不世英雄,以身刺杀摄政王未遂,在 死囚牢中写下“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传颂一时的名句,连审判他的肃亲王都被他的人格与情操感动,破例免了他的死罪。早年为志 士,晚年成汉奸,从流芳百世到遗臭万年,很少有现代中国人物像他这样两次轰动,且形象逆转。究竟是拥掌了权力后的汪精卫变坏了,还是二者之间有隐匿的人格 暗线?

关于汪精卫研究,大陆、港台、日本和欧美学界,成果都不算太少,但很少有令人满意的答案。直至最近,我读到了年轻学者李志毓在香港牛津大......

阅读全文>>